[KK]一星期恋人 番外 Sunday & Forever

太甜了!!!写的好棒啊啊啊!!!

夏目蝉:

穿越,36岁的244和16岁的244调换。


KT向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都能与最后的人相见。


===================================


番外:




时光飞逝。


在经历过那一场匪夷所思的穿越以后,堂本光一和堂本刚在继续渡过了一段漫长而又越发黏腻的暧昧以后决心放任自己的感情。


当初的那个少年堂本光一终于在17岁那年的仲夏夜,在那个即将搬离合宿公寓的前一晚,拉着堂本刚的手登上了合宿时代的公寓楼顶,坐在那个高高的天台上,衬着那漫天的星光安静又温柔的亲吻那个人的唇角。


那是堂本光一在搞清楚自己的心意以后,第一次用那么认真的心情向堂本刚表达着心里的感情。


说好的带你看星星看月亮的幌子都被放到了一边,唇舌之间的缠绵悱恻,交握在一起的手越握越紧,亲着亲着很自然的就变成了相拥在一起的姿势,压抑着的感情终于宣泄而出。而在结束了那绵长的、不是初吻却又是某种意义上的初吻以后,堂本刚红着脸、眨了眨明亮又水润的眼睛,然后把头埋进了堂本光一的颈间。


两情相悦。


后面自然就是一路春~风得意。


不过这些也都是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的后话了,让我们把时间跳回到各自回归属于应有时代的时间点,回到属于正途的时间时代和时差。


于是...




Sunday & Forever


话说这偶像的私生活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名车、豪宅、牌子、有钱、出门有人接、回家有人送、那是伸手有人递水、张嘴有人送饭、可是睡觉没人伺候脱衣服…然而此时此刻的某偶像却一身朴素的私服,瞧打扮和普用人没什么区别,头顶一顶棒球帽,那帽檐还得紧紧的压着不能让人看见脸,深更半夜只身一人站某人家门口不动弹。


堂本光一再一次环顾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嗓音对着门说,“堂!…你赶紧给我开门!”


门里面半天冒出一句回应,“你到底要干嘛啊…”


“你管我干嘛!赶紧给我开门!一会来人了!”


“…那…那你就赶紧回家不行吗?”


“不行,你开门我得跟你谈谈。”


“…我...我不方便...”


堂本光一深吸了一口气,他快要憋死了。


堂堂一个座长,大半夜亲自送上门还头回听说有人不给开门的,这要随便挑个迷妹,哪个不得十里长街铺好红毯喜大普奔热烈欢迎,怎么就这个不开眼的还嫌弃上了似得。


不得不说两个人自从在一起以后,彼此之间的气氛确实有那么点不一样了。


要说以前吧,堂本光一总会在工作之余瞟着相方的身影幻想着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比如这人跟小姑娘谈恋爱的时候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情话的呢?比如这人在面对情人时候会是像在节目里说过的那个样子的么?再比如这个家伙在做那种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而现在的堂本光一则是托着下巴歪在桌子上瞟着相方的身影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知道的,他都知道的,比如那件衣服底下的风景是什么样、比如那些布料底下的肌肤摸起来是什么触感,他知道那个黏喏的嗓音会在那个时候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他知道那个淡色的唇瓣咬起来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更知道那双漂亮的眼睛会在最后一刻失神成什么样子…


这还不算。


想再让那个人失态到丢盔卸甲溃不成军,想再让那个人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后背忍不住失声叫出自己的名字,想再尝尝那个白皙的脖颈舔抵起来是什么样的味道,想再…进去...那个...炙热的...咳咳...


食髓知味,接着便是无穷尽的执念了罢。


外景地边上的小吃店里,家养的花猫又趁着主人的不注意跳上了桌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在鱼缸里游来游去的那一尾金鱼,猫爪子举起又缩回去,举起又缩回去,许是想起以前那些失败的尝试,最后只能瞪着冒着绿光的眼睛静静的伏在鱼缸旁边,伺机而动。


堂本刚已经好几天没搭理过堂本光一了。


自打两个人从别墅回来以后,堂本刚就一直没拿正眼瞧过他。这个不拿正眼瞧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带有鄙视的意味,而是除了面对镜头的时跟他像个正常人似得说话做节目以外,私底下那一举一动明明白白就是流露出一种躲着他的架势。


DB结束以后的新节目走外景路线了,这化妆换衣服统统行当能在保姆车里搞定的事一率用不上乐屋了,一天里唯一那一点私人碰面的时间好死不死就这么没了。本来按他俩没搞出那个“一星期计划”的时候吧,俩人还能在吃饭的时候凑一起扯扯闲淡什么的。现在好了,堂本刚连吃饭的时候都拜托助理叫了盒饭躲进保姆车里解决,弄得助理和经济什么的还都挺纳闷,刚先生最近这是怎么了?


这还是他俩做团活的时候呢,没团活的时候更抓不着堂本刚的影儿了,发短信打个电话什么的倒是还都挺正常,偶尔还会传来一句小关心之类的话语,啧啧,嘿嘿。可是一见面就别别扭扭的算怎么回事。好吧虽然他俩这才回来不到一个星期,但是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一个星期了啊!说好的热恋期呢!


堂本光一握着手里的矿泉水心里琢磨着这肯定不是冲别人去的啊,低着头摆出一副日常发呆状的姿态,脑袋里趁着休息的时间缕一缕最近这些事,他也没做错什么啊?难道是因为昨天早上趁着大家不注意偷摸上了堂本刚的保姆车给人家按车座上x骚扰了一下下?天地可鉴他可真是什么都没做成,舌头都没伸进去呢那个特!别!懂!事!的经理就蹿上车来拿东西了,搞的两个人秒速摆出一副认认真真研究台本的样子...拍电视剧都没这么快的入过戏啊。那莫非是前天实在憋不住给人家堵卫生间里的事?那也不能怪他啊,谁让堂本刚老是一本正经的甚至比没在一起的时候还要一本正经,这哪像发生过肌肤之亲的恋人呢简直就像被强抢的民男似得,不借着机会根本连手都碰不着啊。那要不然就是再之前回事务所的电梯里趁着别人不注意就吹了一下人家耳朵的事?那也不能怪他啊,谁让电梯里的人那么多,俩人之间的距离那么近,赶时间的人又死命的往里进,越往里进这空间就越挤,挤着挤着,难免肢体上就会发生点...摩擦...站在身前的家伙耳朵红的像要滴出了血,不吹一下简直就是对不起他啊。那要不然就是再再上次......


回到家里一个人更是寂寞了,心里那个长久以来看的见摸不到的人不比以前了已经是那种关系了,这黏腻的让堂本光一觉得甜的难受的心情像一双猫爪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在他的心尖儿上挠着。本来堂本刚就是个较真的性格,要再这么顺着他凑合下去,那这别扭的日子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于是就有了这深夜来访的一幕。


而另一边,对着大门犹豫着开是不开的堂本刚也快郁闷死了。


其实他也不是不想见到堂本光一,他当然想看见他了,他想天天都能见到他,俩人都走到这份上了他好歹也是个爷们不至于像个小姑娘似得还来点欲擒故纵欲语还休欲拒还迎那一套。堂本刚真不是玩心眼儿,他只是真的...有点…害羞……


尤其是从过去穿越回来的那一晚就把所有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发生了,堂本光一虽然又是主导加诱导的位置,虽然自己是被...的那个位置,但是好吧,堂本刚也不得不承认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是对的,他还是和二十年前的某一次一样没办法把全部责任都推倒堂本光一身上,毕竟他还是没有推开他。


只不过那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两个人之间也没有什么过渡,本来应该用来交往的时间交给了穿越,对堂本刚来说,这简直就是前一天俩人还是相处二十多年的相方呢,下一秒就赤裸相见的滚到床上去了还没有一句能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的话,除了那句莫名其妙的什么欠了人家二十年,堂本刚也是纳了个闷了,无缘无故被吃干抹净了还欠了人家二十年,他招谁惹谁了这是。而且滚就滚了吧…还不是就滚了一次…一星期计划的最后一天的大部分时间也都“浪费”在没有太多言语沟通的欲海里面…


好吧,这也能理解,毕竟都是男人嘛,再超凡再脱俗也免不了下半身那点出于雄性动物的本能,两个人用行动发泄了二十多年对彼此压抑着的情感这种事想一想好像还挺理所当然就是那么个道理。


只不过这男人呀,面对小丫头的时候他就特别懂该如何主动呀、该如何脸皮厚点呀之类的,小天使也是见过场面的人,也是个男前起来帅死人不偿命的角色。可是当面对的是一个比他还不要脸的老爷们的时候,那这个男人也就会不知道怎么的就真有点莫名其妙的害羞起来了。就好比蜡笔小新里的小新同学吧,天天光屁股跑来跑去逗女孩哇哇大叫惹妈妈生气他厉害着呢,等有一天忽然出现个大姐姐拍着手说“哈哈好好笑好可爱再来一次”的时候,小新同学就会有点尴尬的默默穿起裤子说一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害羞…”


同样的道理如今就这么发生在堂本刚身上了。


其实堂本刚也挺搞不懂的,按理说比较容易害羞的明明应该是堂本光一啊,平时都是他调戏他恶作剧他的啊,怎么在那档子事上这家伙就能这么坦荡了呢!


如果想当初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堂本光一要是能摆出一副娇羞状的话,说不定他堂本刚就能立刻男前崛起了,也能搂着人家肩膀贺贺亮亮的来一句“我会对你负责”啊之类的,可是当他睁开眼睛想偷偷起来跑路被人家捉住手腕的时候,堂本刚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其实堂本刚漏了一点,您一睁眼睛就想跑路已经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了喂OJZ...


后来等到俩人不得不收拾好东西踏上返程的旅途时天都黑了,又赶了俩小时的夜路,路过了来时发生小车祸的电线杆子没遇见野狗,这Sunday就这么过去了。


一路上俩人也没多说什么话,床上气势汹汹的堂本光一现在又是正经人了,穿上衣服和脱了衣服的差距原来这么大。


最后在送他到家下车的前一秒,这个正经人才终于拽住了他的胳膊。


“一星期已经过了哦。”


“知道。”


“知道什么了?我告诉你,以后没一星期那说了,从今以后,咱俩可就…就…那个...没时间限制了…我是说…那个…”


堂本刚又纳闷了,哎这人在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什么“你知道我在梦里侵犯你多少次了嘛”、什么“你是我的,以后再也不让你走了”啊、什么“这次可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放过你了…我会做到最后的”啊、什么“喜欢吗?”、“真紧”、“好热”啊之类的说起来不是可溜了吗怎么这会又…一想起那些让人蹿鼻血的画面,堂本刚又脸红了。


于是赶紧拍了拍胳膊上的小猫爪子,小声回了句“行了我知道了。”然后匆匆托着行李一溜小跑进了家门。


恩,其实吐槽着堂本家大爷的这位二爷也没比别人好哪去呀。


So,以上,就是两个废柴大叔第二春的开始,第一春发生在什么时候我就不提醒你们了。


然后总结起来呢就是,事儿办了,该说的没说。


原本想好的那些互诉衷肠的话语全都被稀里糊涂的略过了,虽然挺大人了也是不需要像小年轻那样说些什么肉肉麻麻的话了,再者说以俩人之间的默契来看,有些事不用说大家也都能明白彼此心之所想。但是有些事,再明白,不说出来,放心里就是硌得慌啊。否则这世界还需要语言这种东西干嘛呢,亲密的人天天靠眼神活着就得了呗。


所以说,该说的还是得说的,再默契再懂的人,有些需要表达的心意,也还是一定要表达出来的。而且这日子回归现实生活以后,节奏也是比较紧张的,更没有多余的时间进行什么灵魂沟通。其实就算有时间了可能也没啥用,因为对堂本刚来说,再在工作时遇见他那位好相方的时候,这感觉或多或少就是有了点不一样。


看见那个家伙心里就会抽动一下,看不见的时候心里又满满当当的都是堂本光一,看着那个人认真的跟摄影看剪辑的时候忍不住就会想着…真认真啊…可是这个家伙在那个时候是那个样子的呢...打住打住打住!


堂本刚躲进保姆车里捂住脸,三十多岁的人了,他可是怀抱温柔和大爱的人啊怎么能满脑子都是那宽肩、那细腰、那窄臀、那狭长的眼睛、那耳边低沉的呢喃…太不像话了!


不行,他可是偶像!他可是国民偶像!他怎么能这么没用!所以他得自律起来!


于是就有了这几天一见到堂本光一就想躲起来的节奏。


可是万万没想到啊,这人竟然追家里来了。


就在堂本刚犹豫不决的时候,门外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快快快有人来了…”


这不开不行了,门锁刚被打开,一个消瘦的身影便迫不及待的顺着门缝挤了进来。


堂本光一反手锁好门,然后冲着堂本刚扬起头露出藏在帽檐下面那张秀气的小脸,嘿嘿一笑,“早知道早这么说了。”


啊,就是这张脸,堂本刚赶紧后退两步捂住鼻子,又想流鼻血。


“我就应该找群狗仔拍拍你。”


“那你也跑不了,我这可是来的你家。”


“你来我家怎么了你又不是女性你又不是没来过。”


“那...那...”


堂本光一无语,好吧,反正凭嘴皮子他说不过堂本刚,他也不较这个真,他还有正事要说。


换了鞋大大方方的登堂入室,往沙发上大爷一样的一坐,还拍了拍身边的地方冲堂本刚扬扬下巴。堂本刚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往桌子上一摆,坐到堂本光一的身边,“到底要谈什么啊大半夜的。”


“我觉得你最近怎么老躲着我?”


“我躲着你…干嘛…”


堂本刚瞟了瞟天花板,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还透着点潮气的头发。


“刚洗完澡呀?”


“头发都没来及吹呢你就敲门了。”


憋了几天的欲念不适时的又被某些异样的字眼挑动了起来,堂本光一登时又想把心里决定要说清楚的话撇到一边去。


“你用什么洗发水,还挺香…”


“你别这么凑过来闻…”


“身上也香,让我闻闻和头发上是一个味道的吗?”


“痒…唔…”


其实堂本刚也有那么点该来的总会来的觉悟,可是当堂本光一再次吻上他的唇的时候心里还是免不了的一阵心跳。细密的亲吻落在眉心、眼角和唇边,最后停留在唇瓣上流连不断的时候,便是风雨来袭一样的势不可挡。腰间的衣服里探进了凉凉的手,身体更是承受不了侵略性的拥抱被压进软软的沙发里,等到两个人的气息都有点不平稳的时候,早已不自觉的纠缠在一起。


紧紧的抵着彼此的额头,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心跳声似乎感染得空气都染上了一层暧昧的颜色,两个人轻轻的喘息着瞧着彼此的眼睛一时间都有些说不出多余的话来。


“干嘛总躲着我?”


“有点…不好意思呗…”


“怎么不好意思了,我都没不好意思呢。”


“多…突然啊…”


“突然什么?二十年前我们就应该这样了。”


“光一…”


“说到底还不都怪你。”


“我?”


“谁让你跟我撒那样的谎,你要不那样,我…我可能早就…”


一提这事,堂本刚忽然收敛了害羞的表情,紧紧的抿着嘴巴,直直的盯着堂本光一的眼睛,那倔强的、认真的又执着的眼神简直和16岁的堂本刚一模一样。


“别,别这样看着我,简直和那天的你一模一样,”堂本光一收紧环着堂本刚的手臂,另一只手覆上了堂本刚的眼睛,“其实是我不好...都怪我…”


堂本光一抵着堂本刚的额头,不住的蹭着他的脸庞,积攒了太久的心绪一瞬间都伴随着这句’都怪我’汹涌而出。二十年啦,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样已经不再年少的家伙,他又看见了,这一路走来的种种过往。


年少的两个人,孩子气的两个人,会互相撒娇的两个人,会互相打气的两个人,笑起来像孩子一样的两个人,冲动起来不顾一切的两个人,迷茫无措的两个人,转身回避和低头沉默的两个人,怒气冲冲和倔强凌厉的两个人,还有那像傻子一样互相隐忍了二十年的两个人。


如果有什么话想说,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了吧。


“对不起,我…醒来的太晚了…”


终于说出来了,那句藏在心里一直不敢说出来的话,怕说出来就会失去对方的话,怕说出来就会万劫不复的话,怕说出来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的话。


“刚,我喜欢你。”


堂本光一拿开了覆在堂本刚眼睛上的手,他觉得他不再害怕了,他也不再担心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如果说二十年前他曾错过了一次机会将那样的东西紧紧的抓住的话,那么二十年后的这一次,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随着手掌的躲开,堂本刚睁开了那双原本闭的紧紧的眼睛。那眼睛红红的,眼眶里的液体衬得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眉间和紧紧抿着的双唇一下一下的轻轻颤抖着。


心脏的的地方传来阵阵的酸楚,简简单单的一句喜欢你像是那把钥匙一样打开了封印在心底二十年的委屈和纠结,该怎么形容此时堂本刚的心情呢?堂本刚感觉啊,身为一个男人,要是在这个时候哭出来,还是对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路并肩走过的相方的话,那简直就太没面子了。小时候也就算了,可是他现在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他是大人了呢大人了。


可是这家伙太坏了啊,跟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坏透气了简直霸道的没边了。那么轻易的就闯进他的心里盘据在心头,那么轻易的就能让他放下一切的防备选择无条件的顺从,霸道的让他堕入漩涡里,又霸道的让他将一切的一切只能藏在心里,如今呢,还霸道的比他先一步说出了那句话,霸道的让他再也没有办法选择理智的逃避。


说好的相方呢,说好的干什么都要一起商量呢?


“你知道吗,光一,我从来没想过你会对我说你喜欢我。”


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


“从小时候那次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两个做出了无法无天的事。那是不应该发生的事,那是即使在男校也不会那么轻易就发生的事,我那会很迷茫,很纠结,我知道有事情应该找你商量,就算不找你,说不定我还可以找中居哥哥,或者找别人商量,可是这件事我只能和你商量,可是这件事到最后,我却没办法和任何人商量,尤其是那个唯一的你啊,因为我知道,你不愿意再提起那件事了。”


堂本光一一时间感觉羞愧的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不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可能很多时候,即使我有过悸动的感觉,但是你已经用行动告诉过我你需要我闭嘴了,我也绝对不能让自己变成一个自作多情、自找没趣还自寻烦恼的人,你说对吗?所以我小时候骗你的事也好,长大以后再也不想多余的事也好,甚至最后还决定要永远只和你停留在相方的位置上也好,都是我觉得这是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最好的选择了。”


“不,不是的,”堂本光一听不下去了,他有些慌了,刻意的收紧了手臂,满眼的心急和焦躁,继续说出口的话只是急切的想让堂本刚明白,“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过去是我…可是我以后不会了,我以前不敢说、不敢面对,因为我害怕,我怕我说了一切就变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你要是不喜欢我,我们两个怎么办?”


“所以你就能那么过分吗?可是现在那些我都不想计较了也不想说了。”堂本刚终于绷不住了,眼眶里有温热的液体倾泻而出,“我现在觉得恨你的是…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混蛋…”


脖子被反搂住了,堂本光一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伴随着相方缓缓流下的几滴眼泪重新落回肚子里。太好了,太好了。


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混蛋。


堂本光一抚摸着怀里人儿的脊背,深深的闻着堂本刚身上的味道,这恐怕是他听过的最舒心、最温暖、最甜蜜的情话了吧。


“我会努力的,”耳鬓厮磨间,堂本光一不住的在堂本刚的耳边呢喃,“我会让你知道的…刚,我会让你知道我喜欢你的,我也会让你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我的相方只有你,只能是你,可是…我想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也只有你了啊...…”


恩,衣服还都穿在身上呢,座长大人就能这么直言不讳,果然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在进步着的男人呀。


……


第二天,堂本光一和堂本刚坐在保姆车里面对面对着吃午饭。


车外坐着三三两两的员工抽着烟说说笑笑,小吃店里的大花猫站在柜台上的鱼缸边呲着牙吓走了店外流窜的野猫,然后绕着鱼缸转了一圈软软的盘起身子卧在一边,眯着眼睛盯着鱼缸里的金鱼发呆。


堂本刚终于也不躲着堂本光一了,堂本光一也顺利的把碍事的经理被打发去远处买甜点了,热恋期似乎终于迎来曙光了。


然而...


“我要下车溜达溜达。”


“你不是挺喜欢一个人躲车里的嘛。”


“啧,小心眼。”


“别出去,外面还冷着呢,这还没到春天呢。”


“我想活动活动,腰疼。”


“嘿嘿嘿嘿嘿...”


“你笑什么?”


“我给你揉揉。”


猫爪子又不知羞耻的探上了某人的腰,左拧一下右抓一把的弄得堂本刚本来就有些违和感严重的腰更违和了...


“你!你你你,外面还有人呢!”


“看不见呀,没事的。”


“我还从来不知道你这人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我也不知道我原来还能变成这个样子。”


“哼...”


堂本光一又掐了一把堂本刚软软的腰肢。


“晚上我去找你。”


“你可饶了我吧。”


俩人靠在保姆车的后座上小声的说着悄悄话,言语之间的软腻和温柔快要把这车厢都融化了。


“就这么说定了哦。”


“能不能有点节制,多大人了…”


“腰疼呀?那我晚上给你按摩按摩。”


“还不都怪你。”


“你不也挺high的吗?”


“那也没你那么…弄的啊…”


“我问你可不可以了。”


“你是问了,第一次的时候你也问了呢,可是你那是征求意见吗?你那是一边问一边就…我来得及不同意吗!”


“那下次我不问了直接来。”


“…”


“要不你问我?对呀,你可以问我呀,光一,可以开始了吗?哈哈,这样也不错,下次你这样问问我呗。”


“……”


下午,事务所的某一房间门口。


堂本光一站在门前冷着脸低声说道,“堂本刚!你给我开门!”


路过的takki见到堂本光一赶紧凑过来,“您辛苦啦,找刚君吗?”


堂本光一囧了一下,“啊,我拿东西。”


takki笑笑,“刚君不在吗?”


“啊,不,不知道啊,麻烦死了,也不知道在不在。”


takki皱皱眉,“唉,我也觉得好烦。”


“怎么啦?”


“小翼给我做了两份便当。”


“…”


“都是我喜欢吃的。”


“…”


“可是又吃不下那么多,唉,好烦呀╮(╯▽╰)╭。”


“…”


“那我先走啦,帮我给刚君带好。”


堂本光一用SG目送takki远去。


再后来...


是情人节,到处都是一片巧克力啊鲜花啊之类的你来我往。


堂本光一风风火火的走进了takki的乐屋,往桌子上摆了俩个小盒子。


“唉,刚给我做的甜点,按我口味做的,都不甜,还有亲手做的巧克力什么的我就不给你俩了哦,至于这俩蛋糕嘛我可真吃不下了,麻烦死了╮(╯_╰)╭,拿来给你和翼尝尝吧,我先走了,你们辛苦了。”


看着座长大人又一阵风似得大摇大摆的走了,takki有些懵了的看着桌上的盒子,又侧过头看了看另一边的今井翼。


“光一君…这是...咋了…”


今井翼拎着刚熨好的衬衫翻了个白眼,“看你下次还去别人面前胡说八道不。”


“小翼小翼,我觉得,刚君真喜欢光一君。”


“那怎么了?”


“所以呀小翼小翼,情人节的巧克力呢?我的?”


“没有!”


迎头又飞来一件衬衫。


“熨好了,赶紧穿上。”


takki拿下了落在头上的衬衫,嘛,其实翼也挺喜欢我的呀。




至于另一边的座长大人,此时正摇着手里的一串钥匙走向停车场。


工作结束了,他正要赶往那个心心念念的、只属于他的那个永远的归宿。


不过从今以后,座长大人再也不怕被他的小天使拒之门外啦。


因为他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情人节礼物,那是堂本刚在乐屋收拾东西的时候很随意的递给他的一把钥匙。


“我说,以后不要再敲门了。”


啧,不错嘛,真不错嘛,这突如其来的小惊喜和小温柔,真不愧是堂本刚呀。


那这次他也不能输呀,拍拍口袋里的小盒子,应该怎么送出去呢?


那…就在洗澡的时候,就在身后抱着他的时候,直接给他带上吧。






……


最后的最后,再提一句另一边的那对交错时空里的小青年吧。


堂本光一看着窗外的月亮发着呆,心下又不免想起了那句来自未来的留言。


“在想什么?”


身边的人凑了过来,把脑袋垫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回过头亲了亲堂本刚的脸颊,然后握紧了搭在腰间的手。


“在想,16岁那年…你从天而降的事…”


“噗,都过去多久的事了。”


“忘不了呢,对我来说意义深远啊…”堂本光一转过身拥住了堂本刚,“你知道吗?如果不是那次的事,我真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明白我喜欢你这件事,说不定我们就会错过了。”


堂本刚笑了笑,“你都跟我说过一万遍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的心情,”堂本光一捧住堂本刚的脸,“你回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堂本刚把头抵住堂本光一的肩膀,“哎呀羞死了…”


忽然,又抬起了头,“光一,我知道了!”


不久以后,一首流传于世的经典曲目响彻街头巷尾。


那首歌太经典了,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两个人都演唱会上唱着那首歌的时候,都忍不住回想起那个对整个人生来说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转折点的一天。


犹记得16岁那年两个人站在奈良的街角。


堂本刚指了指天空,惊讶的说,“看,下雪了!”


堂本光一顺着堂本刚的视线向天空看去,大片的雪花从天空翩然落下,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接到那第一片落下的雪花,却在落入掌心的时候消失不见。


恍然记得是多少天前的夜里,当堂本刚消失不见的前一刻对他说出那个女孩的名字时,心里忽然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就那样悄声无息的消失了。而此时此刻,侧过头看了看身边的人,堂本刚正高兴的冲着他笑着,那无声无息消失掉的东西好像正在逐渐的恢复,胸腔中渐渐的感受到充实,一种满溢的情绪终于填补了内心所有的空虚。


那颗本应在未来失落许久的心跳终于在这一刻变得完整。


“我们回家。”




最后の人に出逢えたよね



评论
热度(231)
  1. 下雨天WingVa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看!

© Carol一朵耀眼的逗比 | Powered by LOFTER